第07章(1 / 2)

第一节:

加布里不是与她正在对决吗?她她她,怎么那么快就到了他的面前,他的护卫呢?成世杰惊恐的左顾右盼,他高价聘请的七大护卫浑身颤抖,软绵绵的倒地不起,连王管家也不例外。

杀人弹指之间,上官贝是怎么办到的,如此了无生息,她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太可怕,生平第一次,成世杰嗅到死亡的味道!

花和尚拎着砍刀,四下寻找白衣少年飘逸的身影,“不好,城主大人被劫持了!”所有的杀手,全部调整方向,往贝贝这一边奔来。

加布里以最快的速度,跑在花和尚的面前,黑眸看少年的眼神,充满了震惊。

难怪,她敢孤身一人独闯望南山,他绝对没有看错,上官贝用的是七十二路幻影大法!

所谓七十二路幻影大法,就是一招之内可以幻成七十二个影像,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袭击敌人,如果对手的人数超过千人之上,也可作为逃跑的上上之选。

最要命的是,这是他们犹科尼族,只有族长一人才可以学的至高武学。凡是学了此武学之人,就是族长的传位之人。可惜,安东尼族长在四百多年前,离开族内到族外办事,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上官贝如此年轻,就练成此功,此等天赋之高,比族长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她的武学是安东尼族长传授的?

加布里晃晃脑袋,好像也不太可能,犹科尼族人长寿百岁是正常现象,能活到150岁以上就是高寿。但是,活到四百多岁的人,族谱里面还没有记载。除非上官贝是安东尼族长在族外与其他女子生育的后人,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小猕猴背对着贝贝,一屁股坐在树丫上,手里拎着布袋,里面全是碎了变色石龙之毒的柳叶飞刀,警惕的看着四周,凡是风吹草动,它就一镖过去。

变色石龙盘踞在贝贝的肩膀,绿莹莹的小眼睛,看着左右。随时准备着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闪着冷冰寒气,锋利无比的剑尖,又没入皮肉一分,“真是让人意外,阿尔提索拉长老,你们我刚分开不久,又迫不及待的见面。”

相对于贝贝的幽默,成世杰一点都不轻松,“你知道?”上官贝竟然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那她到底知道多少关于犹科尼族的事情。

“本殿下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的都多。”

“逞一时口舌之快,本长老的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请便。”成世杰傲慢的瞥了贝贝一眼,他不会武功,只工于心计和暗算。今日算他倒霉,落到她的手里。

“你我的帐还没有开始算,想死,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她是很想一剑杀了他,但是,那么干脆的死法,太便宜他了。眼前道貌岸然的男人,就是放血、剥皮、剔筋挑骨死千百次都不够,她上官贝也不是那么好心肠的人。

“你想怎样?”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成世杰心急万分,他和上官贝交谈,是加布里袭击敌人的最好机会,他怎么像个愣头二一样,傻不拉几的在一边观望,没有动手的意思,“加布里!”

与此同时,一颗像黄豆般大小的红色丹丸,弹入成世杰的嘴里,滚进他的喉咙。

“你给本长老吃的是什么?”

“当然是让阿尔提索拉长老快乐的东西。”看着成世杰惊骇的眼神,贝贝嗤笑道:“真是稀奇,你也会害怕。”听说巫医格拉丝的医术非凡,就让她为你诊治一番吧。天溃草菌让她吃了不少苦头,如果不是师傅,她早已一命呜呼。此时此刻,说什么也要这些亡命之徒,尝尝生不如死的味道,不然,难解她的切肤之痛。

“上官贝,你…”无耻卑鄙在阿尔提索拉的嘴里,半天吐不出来。他费尽心机,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将南诏国扳倒,害贝氏皇族家破国亡。在这个少年的面前,还有谁比他更无耻呢。

加布里微笑着朝贝贝靠近,奶声奶气的说道:“上官城主,先把成城主放开,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好好谈谈的嘛。”一股隐匿的气息,在他的周围徘徊。无数蓝色的小火球,像幽冥鬼火一样,猛的朝贝贝身上打来。

贝贝面色一变,翻身而起,一掌拍在阿尔提索拉的后背,将他推到加布里的面前,人如闪电,带着小猕猴和石龙跳着闪开。

杂乱无章的脚步声,花和尚带着各路高手也已逼近。

贝贝隐匿在灌木丛中,不禁深思,小猕猴打出的飞刀,一碰到蓝色的焰火,就被溶解。变色石龙极喜阴凉,它怕光怕热。她的七十二路幻影大法用是好用,但是消耗太多的内力,不易打太久的车轮战。地宫的大门已被小雕投放的巨石堵死,哪些盗墓贼知道她插手,暂时不会再来。成世杰吃了清风师兄精心提炼的噬心丸,三日之后,不死也是残废。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离开此地,再另作打算。

“杀了上官贝,不要让她跑了!”花和尚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山谷回响。

一弯新月若有若无的隐藏在云层里,四下里的火把被山风吹得摇摇晃晃的,在这漆黑的夜幕里,更是添加了几分萧杀之气。

上官银树坐在九尾银狐的身上,一听到那些人疯狂的叫喊着那个他熟悉的名字,四下张望,手中长剑挥动,宛若杀神罗刹,硬是杀出一条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