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柴房禁闭(2 / 2)

她不知道这又是在弄哪一出,看着柳如莺和顾如雪的眼神,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顾如雪挑眉看着,眼神十分的带有挑衅。

她现在倒是要看看,这次顾梦灵要怎么平安离开,爹爹一定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她。

“做错何事,我倒是想要问你,你去了何处!”

右手狠狠的拍到桌子上,发出重重的响声,将一边的仆人们都吓了一跳。

柳如莺站起来,她的双手放在腹部前方,仅仅只是站在原地。

身边的顾如雪上前来站在她的身边,“爹爹,她明知自己犯错还不承认。”

“如雪!”

两个人演的一出,她在心里面冷笑,都是在演戏罢了。

顾定国回头看了她们一眼,又看向顾梦灵,“来人,让她跪下!”

身边的仆人立刻三三两两的上前来,一左一右架住她的手臂,伸腿踢向顾梦灵的膝盖。

她惯性的向前跪去,咬住牙看着顾定国。

“爹爹,为何要如此,我又骗你们什么了!”她很是不服气。

身后的仆人很是用力,她的双手握成拳头,若不是现在不能够暴露自己的身份,她早就把这些人全部都杀掉。

“骗?你当然骗爹爹和娘亲了。之前你说你到王府去几天,可是为何我们去王府找你之时,你却未在王府,整个城都没有你的身影。”

顾如雪在一边煽风点火,她巴不得面前的顾梦灵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你到底去了哪里,还不从实招来。”他伸手指着她说道。

的确,她未去王府。而是和夜天孤去了城外,具体之事她不能够告诉眼前之人,哪怕这是自己这幅身体的亲身父亲。

顾梦灵哑口无言,这让顾如雪抓住了把柄。

“爹爹,你看。她都已经承认了,自己去了城外,没有去王府。”

在旁边的柳如莺冷漠的看着,丝毫没有上前来说话的准备,纵容着自己的女儿对她开始诋毁。

前厅里面的静默,让顾定国恼怒。他走回座椅处,面对着顾梦灵坐下。

“将她关在柴房之中,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放她出来,也不能给她送东西。”

仆人们将她拉起来,顾梦灵咬着下嘴唇正想着如何逃离,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将她放了!”

坐着轮椅的夜天孤被黎宁从前厅外面推进来,他冷眼看着坐在椅子上面的顾定国,面无表情。

站在一旁的柳如莺抓住顾如雪,对着她微微摇了下头。

“等会儿无论有什么,你都不要出声。”

对方是寒王,他们侯府跟他相比权势根本就不足挂齿。

顾定国站起来,走到夜天孤的身边,“寒王来寒舍有何事?”

“她一直和本王在一起,武侯有什么意见?”

这话说出来,顾定国的眼神微变,夜天孤亲自为她说话便由不得他私自处理。

外面离霜藏着身影,看着里面的顾梦灵。

被人架住的她,一眼就看见了外面的离霜,开口让她离远点。

看来这夜天孤是她叫来的,但是怎么会如此之快。

两个人对视,却没有口头上面交流,夜天孤在她身边停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