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十六章 湖水起波澜(1 / 2)

李言随着青衣小厮来到了大厅门口,他顺便抬眼一望,便见大厅还有二人,一人一身红袍站在窗前背负双手,似在欣赏荷塘景色,另一人则是端着一杯茶茗似在思索问题,对大厅外众人不闻不顾的样子。

李言也只是向大厅内略微一扫,便收回了目光,他是习惯性的观察四周,见没异常,便是不在关心。

青衣小厮站定后,对大厅外七人恭敬说道“各位前辈,请随我来。”说罢,他已率先沿着青石板路向院门外走去,众人听后,不少人点了点头,纷纷随之而行,只是明显的几拨人彼此之间都拉开了一些距离,相互之间都有着警惕,李言则是单独一人走在最后,他前方的则是那似一主一仆的二人。

沉默中,众人很快便来到了院门处,都随着青衣小厮鱼贯而出,可就在李言前方那青年与驼背老者刚欲跨出院门时,突的一声“轰隆隆”巨响在道观内震天发出,这声音来的突兀,让所有人一呆,顿时纷纷停住脚步,就在众人惊愕中,又是数声巨响接连传来,响彻这片天地,所有人甚至感觉到了脚下的地面的颤动,接着便是一阵寂静,一时间众人不知发生了何事,李言心中惊疑“难道这是有人打上玄清观了?”,其余人也是面带惊疑中,都已放出了神识,可就在这时一声呼喝从远处传来。

“不好了,刘师兄被人杀了,这……这是何人所为?”

这道声音似在刚恢复的一片宁静中,如同被人生生撕裂了一道的窗纸,声音更显刺耳。

李言神识中,那声音来自他们右侧庭院,距离他们相隔四个院落的样子,但不待他细查,神识之中已出现了几十道气息,这些气息有强有弱,为首的五六道气息极为凌厉,明显是筑基修士,而且来势极快。

然后一道威严的声音响彻这片天地“罗三胖,你那里究竟生了何事?季堂主你且请外来的各位道友留在原地,不可妄动,以免有了误会。”说话间,那几道凌厉气息,已分成了二道,一道直向刚才惊呼声音之处飞去,另一道则直奔李言他们这里。

李言等人见过来之人来势汹汹,不少人皱起了眉头,显然对方这是要控制住自己等人了,尤其是那虬髯大汉和那二名黑袍修士,身上气息竟有些翻涌。而与此同时,李言也感应到了身后有数股神识传出,他不用回头也知道,定是后方还留在院落中之人也听到了刚才那二声呼喝,应也是纷纷从屋内出来了。

那几道凌厉气息来的很快,只是片刻功夫,便化作四道长虹飞掠而来,四道长虹一闪中,已然落在了院外,李言虽然还在院内,但已临近院门,透过院门看的倒是真切,长虹光芒散尽露出其内三男一女,皆为道士装束,他们没有丝毫隐匿修为样子,个个身上气息扩散间,一股令人恐怖的威压铺散开来,为首之人乃是一名老道,身上气息最为雄浑,赫然已是筑基后期,看其样子距离筑基大圆满也不过一步之遥。他身后则是一名中年道士,一名青年道士和一名年轻秀丽的道姑,修为分别为筑基中期,筑基初期和筑基初期顶峰,修仙者自不能以外貌来判断其真实年龄,所以他们真实年龄是否与修为匹配,却是只有通过骨龄判断才能确切知道了,但这四人修为已是极强。

就在四人刚落下时,那名虬髯大汉已然不悦开口“季道友,你们玄清观这是何意,这般气势汹汹,难道是想拿下我等不成。”他说话时目光,已然看向了那为首的老道,竟对这里很熟悉的模样。

“噢,我道是谁,原来是清谷派的岳掌门,你可是这里的常客,不想今日也在这里,宗门内生了变故,具体情况我还不知,那里已由掌门师兄过去了,想来很快便有了结果,在掌门师兄未有通知之前,却是不能随意走动了,免得不小心触动了阵法,那可就失了来此的初衷了。”季姓老道看了虬髯大汉一眼后,身上气息收敛了不少,但眼睛却是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说话看似客气,但后面之语明显是有威胁之意了。

那清谷派虬髯大汉听了面色变了变,显然是心中极为不悦,这些道士分明是暂时将他们给困在此地了,但他对玄清观的阵法很是忌惮,于是略一偏头扫了扫身后众人,见就连那二名修为高强的黑袍斗篷人也是沉默了下去,心中虽有不喜,但也是不再发作了。何况他也对这里的变故也是充满了好奇,于是他鼻中重重的“哼”了一声,也不再多言。

季姓老道接着缓缓开口“请院内所有道友出来一叙如何?”声音传遍了整个庭院。他身后三名道士则是神识瞬间铺开的同时,脚下也散开了些距离,已然锁定了李言等人所在的院落。

李言等还在院落中之人听了后,已知这是想让所有人都在他们眼皮底下了,而且道观内究竟发生了何事,他们也是满头雾水,心中却也想知道,便是向院外走去。

随着驼背老者、青年与李言的走出,脚步纷乱间,院中又走出了五人,其中有二名筑基修士,三名凝气期修士,李言一扫之下就发现他们应是三拨人,刚才大厅内那二名修士为一拨,为首是一红袍修士的胖子,筑基中期修为,很是强悍,其身后跟着一名凝气期六层样子的青年,正一脸的错愕。他们后面乃有一名筑基儒生,手拿一柄折扇缓步独自而出,他身上灵力似有似无,让人无法猜透。最后出来竟是二名凝气期修士,二人修为也只有凝气八九层的模样,似是一对中年夫妇,此刻正脸带着一丝惊恐的望向四周。510文学

这几人刚一出现,季姓老道的目光则是直接落在了那儒生的身上,他眼睛却是一眯,再次开口“原来‘血手宗’的血手飞镰林道友也在此,倒是让鄙观有些失礼了,不知林道友这是要去何处?”就在季姓老道开口后的刹那,这里的气氛竟诡异的有些凝固起来,李言分明感到不少人面露骇然之色,尤其是几名凝气修士竟不由自主的远离了那儒生几步,那清谷派岳掌门则是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二名黑袍人却是身上阴气翻涌更盛,显出其内心的不平静,只有那后出来的红袍胖子,已似知道此人来历,表情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