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别时无感伤(1 / 2)

黑锅 常书欣 2690 字 4个月前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警队的生活永远是方式单调而内容充实。..晚饭过后简凡和杨红杏并肩从宿舍楼里出来的时候,除了高层的会客和招待家属的房间冷清。下面的几层却是热闹得紧。有几个宿舍在拉歌,唱得是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声音稚嫩而铿锵;一层的大会议室里,路过都能听得见在上警队的优良传统教育课。

让简凡既,熟悉又有点陌生。就像网刚经过了集队生活不久似的。一切是那么新鲜难忘,从懵懂、从茫然、从热血沸腾走到今天的超然、漠然和无动于衷,连简凡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喜欢,还是帐恨;可说得清的是,这些年一直试图抹去的记忆,此时才发现依然是如此地清晰。

就像这歌声、就像这一张张笑脸、就像这庄严的国徽和警服、更或者。在那里还收获了一份不离不弃的感情,现在还牵在自己的手中。

又一次侧头看兴高彩烈准备和自己一起离开这里的杨红杏,朴素的女装、素颜素面,还像很多年前一样扎着个马尾,每每遇到简凡的目光。总是微微地一笑示意,虽然简凡从不觉得自己的杏儿有多么多么的倾国倾城、多么多么闭花羞月。不过从那每每一笑中总能感觉到俩个人的心意牵牵。

不知道是不是爱,不过简凡知道自己喜欢这种感觉,更喜欢永远的陶醉在这种感觉里。

三楼,技侦大厅,简凡拉着杨红杏俩人踱步到了这里,大厅里的声音回响着,耳朵很尖的简凡稍稍顿住了脚步,微微地皱着眉头,听着声音。像是伍辰光在咆被,

,大原市公安局下属的特警支队、刑侦支队联合组成的抓捕小组,其中一组在城外以西沾公里处搜捕到了目标,申平安已经被抓捕归案,,法网恢恢、罪责难逃,申平安的事就是一个明证,与人民为敌,与大势为敌。终究逃脱不了倾覆的命运。

我理解和了解大家的心情,都觉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对吧?都觉得道德沦丧、人性尽失是吧?我觉得大家没有必要把目光一直定格在社会阴暗面,回头,比十年前、比二十年前甚至更远一点,我们毕竟是进步,毕竟是向前走了迈了很大很大的步子社会进步的同时不是意味着犯罪现像的消亡,相反,多样化的生活形态会带来多样化的犯罪形态。不过不管什么样的犯罪形态,都有警察是时时刻刻警惕着而且,不管在你心目道德沦丧到了什么程度,我觉得也没有必要置疑正义的存在,不管以什么影式、不管以什么方式,不管在什么时候。公道自在人心,正义自在人间。这一点谁也阻挡不住、抹煞不了,你们可以置疑警察是不是正义的化身,但谁也否认不了、抹煞不了。一直就有千千万万的警察在为正义而献身

像是在讲话,灼于此人的声音简凡自然是熟捻之极,不由得竖着耳朵听。讲话完了然后是急如骤雨的掌声,那几句话听得简凡明显手一紧。捏着杏儿的小手颤了颤小然后是眼睛十万的惊诧地回头看着杨红杏,做着鬼脸说着:“耶耶,你听,杏儿。能扯淡到这种程度,老伍这领导当得是登峰造极了啊。

“怎么了?我觉得挺有感染力,也很有说服力的呀?”杨红杏听到了,眼睛、长长的睫毛眨眨,几分不解,不过立时恍然大悟了,指着简凡:“哦”我明白了,这话听在你这种不准备献身的警察耳朵里,当然就刺耳了。”

简凡一怔,被这个岩快的反应噎了一句,如果作为局外人,除了嫌疑人估计再没有比他更了解这个案情的人了。本想撕了老伍那张老脸,不过霎时话全咽进肚子里了,话一转一拽一拉杨红杏,面对面、眼对眼、鼻子碰鼻子近在咫尺,就听简凡德笑着反驳:“嘿嘿,”你也不用为正义献身了啊,你于我了,呵呵

“叫你坏,”死相小

杨红杏俏脸一变。小声叱着,拧着简凡的胳膊来了个大回环,简凡一下子重心全失,另一只手慌乱中一托,恰恰托到了技侦室门上,不料这弹性的闭合门吱哑一下子开了,霎时间简凡一个趔趄跌跌撞撞往房间里一进,拉着后面还扭着胳膊的杨红杏一起进来了,技侦大厅里或坐或站,一二十咋小反劫中心的技侦、主任、副主任、指导员以及预审都在,都盯着屋子里大大的屏幕看,敢情在观看老伍讲话的录像,不经意的闯了进来,正打打闹闹笑着的杨红杏和简凡霎时一愣,俩人不合时宜地站在当地愣上了。这俩人一愣,还保持着简凡被反拧胳膊的姿势,大厅里的视线全部被吸引到这一对身上片刻之后。也是爆发出一阵哄笑,笑得杨红杏有几分糗色地赶紧地放开了简凡。俩个人有点尴尬的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得紧。

“哎简凡、红杏,吃过晚饭了吗?来来来,”我们正在看伍飘天文学刚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讲话,这一次咱们可露脸了啊,法制频道要公开播出这个,还要采访咱们支队,”刁主任笑吟:,川引了上来,笑着说着化解着俩人的尴价,不料简几笑术硼,一俟刁主任上得前来,似有几分不好意思地请辞着:“主任,我们就不观摩学习了,那个那个”,我和我女朋友准备回家,这知”来跟您道咋。别

“哟,这刁贵军主任似乎没有料到这么快似的有点惊讶,回头招呼着大家继续观摩。简凡和杨锋,老孟几位熟悉的人打着招呼。刁主任却是揽着简凡的肩膀出了大厅,有点可惜地问着:“这么急呀?一会儿省厅的督导和市局领导要来咱们反劫中心,一方面要和大家坐谈。讨论此案的后续侦察。要是没有你这位通观全局的人在多可惜呀?要不。再呆几天?”

“嘿嘿,不了。”简凡笑着回拒着:“我在这里就让您够尴尬了。要是您把我带到会场,只会让您更尴尬。

一句引得刁贵军主任会心地笑了,这笑里透着几分理解,包括理解对方和被对方理解,这么一个不相干的前警察,局外人要是出现那咋。涉密的会场,或许能引来更多的是质疑目光,说得也对,其实从这案子一开始,虽然有数次是不得已而为之,就像有时候不得已还得和嫌疑人保持合作一样,每每线索冒出在简凡这里,总会让身边的警察们觉得脸上有点臊得慌。

三个人下着楼,简凡在中间,一只手拉着杏儿,一边跟着刁主任,像是多年的挚友一般,刁主任思忖了片刻释然了句:“好吧,随你吧?,,如果有疑难杂症,说不定还得请你这位名医来坐堂啊,你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啊,生活处处皆学问,没想到这件案子开局是四方云动,最终却结束在上坟一件小事上,你算是想到申平安的心里了

“呵呵,人之常情而已,谁也脱不出这七情六欲和俗事的羁绊”,其实我也没想那么多,几天前想的是找着这个陷害我的人,唾他一脸、胖揍一顿,然后再把他关黑屋子里上手段,嘿嘿”,你别笑啊刁主任。我其实就是这样想的。”简凡表白着的心迹,杨红杏知道简凡是个什么得性,先笑上了,刁主任也忍俊不禁,俩人都听着简凡笑着说着:“不过我见过申平安之后,见到老头穷途末路的可怜相之后,这些想法一下子就全打消了,说起来这老头挺可怜的啊,老了老了摊上这么个事,不说别的黑事,就截访和非法拘禁涉案这么重,将来总不能处理地方政府吧,回头黑锅还得他背,这一背,这辈子恐怕是交待到里头了。”

“呵呵,,哦哟,你这个小同志说话呀。总是那么一针见血、震耳发聩啊,,哈哈刁贵军拍拍简凡的肩膀,爽朗地笑着,但凡身处警界其中的人,任谁也揣得出这事的处理方向,恐怕要就事说事,严格地从法律角度来对平安安保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拘禁和非法谋利方面入手,至于真正的幕后,谁指使他们这样做了,自然要由申平安来负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