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此生长怀忧(1 / 2)

黑锅 常书欣 3161 字 4个月前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野里非常冷清。冷冷清清的像座久未来人的宫殿。造价昂贵的大理石材的地板、铜门、水晶吊灯映射出来的辉煌,也掩饰不住空荡荡的大房子给人带来的冷清和落寂之感,早知道李威讫今为止仍然是单身,最让简凡难以理解的是,这么个有房有车、房是别墅房、车是奔驰车的钻石王老五,怎么会身边没有美女相陪?按理说这今年龄不应该是什么问题呀?别说找今年龄相当的,就是找个十七八的都不在话下。莫非”莫非,”简凡突然想起时继红说得流言菲语,莫非李威生理上那个,有点那个难言之隐?

怪怪地想着。俩人从车库直通着小门进了别墅里,简凡侧眼看着李威一眼,行伍出身又当过刑警,走路是昂挺胸像迈正步,看人的时候永远是直视,给人一种信任和坦诚的感觉,无论看体格的匀称还是看外在的气质,根本看着不像快年过半百的人了,这么一位极品男人要是没女人,只有俩种解释,不是天下的女人有毛病,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有毛病。

房间像所有的富贵之家的摆设,一圈会客的沙是庄重的黑色不失大气,正门对面是环形的楼梯直通二层三层,楼梯上铁艺制品、刷着艳丽的中国红漆色。即便是不太懂这格调和布局的简凡也觉得,这房子,除了值钱之外。倒是颇有品位哦。最起码比自己的品位要高。

“呵呵,我可没有炫富的意思啊,,今天带你来是参观地下室的收藏一来,跟我来。”

李威笑着招呼着简凡,没有上楼,却是朝着环形楼梯的拐角走去。简凡依言跟着,心里暗暗称奇,看来自己还是嫩了点。刚刚表情里的微微变色,李威就瞧出自己那份多少有点羡慕和仇富的心态来了,一言便化解了此间的尴尬。拉近了之间的距离。

楼梯的拐角是一面厚重的门,几寸厚的铁门,一拔暗格居然是密码加钥匙控制的,咣当声大开的时候,简凡的鼻子顿时闻到了一股像多年未见阳光一样的陈腐之气,沿着斜而向下的菌道进了十几米,看样是介。地下的贮藏室,又是一道门,依然有层密码和钥匙控制,开门之后,便是别有洞天,灯一亮把简凡看得顿时傻眼了。

是行么?

古董,全部是古董,足有一间客厅大四五十平米的的下室,沿墙四面镶嵌着展架,全部是古董。

“请随意,”李威笑吟吟地伸手做请,很客气。简凡明白了,这是要请自己来参观他的收藏,只不过对于自己的得性八成李威大看了几分,就自己这双只认识食材的眼光,怕是看着这些东西要成睁眼瞎了。

随意看看,果真是睁眼瞎,几件漆器认识。说不出名堂来,画案认识,挺大;那种大茶海认识,和蒋姐他爸用的差不多,只不过架上摆着的这一件,是深红色木雕的雕龙大茶海,斑驳的漆色看上去怕是年代不短了。条架中间的一层细看就有点叹为观止了,十余个青铜鼎、壶、七八个造型各异的木雕、还有一个观音造像认识,剩下的就不知道什么东西了。抬眼看三层架,更是有点琳琅满目了,大大小小的瓷器、花瓶、玉器、塑像、珊瑚、古船木雕等摆件,足以把简凡这个外行看得眼花缭乱。

看着的当会。李威只是笑着示意着,展架底层的两件秘封的大盒也被打开了,简凡亦步过来一瞧,也认识,是几十个玉石印章装了一盒子,一看便看得全貌。即便是不懂这些东西,看得也有忍不住拿在手里把玩的冲动。而另一个盒子一开,却是一串长长水晶珠串,李威像请君观瞻一般递着让简凡看,简凡接过手了,就着灯光看得晶莹剔透的珠子,看了半天也看不出和玻璃珠有啥区别,只是觉得颜色更醇一些,拿在手里冰冰凉凉的。

“这是我在香港陈氏个人收藏拍卖会七拍下的。喜欢吗?送给你。”李威笑着像送一个小玩具一般。简凡一听怔了下:“这,,这有什么用?值钱不?跟串冰棍样。”

“寒玉珠串。传说是五台山净慈方丈的手珠,几年前价格没那么高,现在么,能换辆奔驰车。”李威笑着透底了。

简凡一听一愣。看来这光吃不成,遇到古董就眼拙得厉害,嘿嘿傻笑着,却是把珠串递了上来。看着李威微微诧异的眼神,有点有眼不识金香玉的说着:“您收好,,揣辆奔驰在身上,我还怕被人追杀呢。”

“真不要?,,我可是真心实意送你一件啊,不喜欢这一件,这咋。屋子里,你随便挑。”李威笑着道。

“这个呀?”简凡笑着摇摇头,现在却是更坚定了不敢再随便乱伸手的决心,笑着婉拒道:“李总,我就是个古董盲,这玩艺您要给也给个识家,给我嘛。那差不多就是好菜喂猪、好茶饮牛了,您真给了我,我八成得换钱花去,不过就卖都找不着主。”

一言即出,听得李威哈哈大笑了,笑着把珠子扔回匣子,好像也根本不在乎这东西,颇有欣赏地看着简凡一眼,笑着问:“简凡,你是自命清高呢,还是不想和我同流合污?我怎么觉得在你眼里,好像我还不如唐大头的份量。”

“不不不,没那意思。李总二这东西我真不识货。古人都说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您要送我三打五百,我不客气。可这么贵重的东西,我那敢要呀?”简凡客气了句,委婉地转了话锋问道:“李总,您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关于那个案子,您身陷其中。已经这么多年了,我想您一定有所现吧?不是就专为送我样东西把我带这儿来吧?”

呵呵我要说的,其实你已经看到了。”

李威不动声色。有几分神秘之色指指身侧琳琅满目的古董。

简凡诧异四顾了一遍,满眼俱是茫然,又是不解的看着李威。

就见得李威的脸上肃然一片,长长叹息着说道:“这是我穷十几年的光景从国外和国外古董市场上收集到的,有花钱买的、也有巧取豪夺的……十四只前的案,贻,我直想找回失窃的文物,找到曾国伟证明我的清白田“刚候像疯了一样,每到一地我就先找古董市场,看看有没有现”十四只了,近到香港、新加坡;远到英法和美国,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地方,我没有现那个让我背了一辈子黑锅的贼,可我现了,遍地是贼呀”。

这一句让简凡心生凛然了,傻傻地看着李威肃然的表情,有点像痛心疾,不知道是对于架上的这些古董还是对于他本人境遇。

“这些,,你看这些,,都是陪葬品。”李威回头指着二层上的香炉、器皿造型各异的青铜鼎,随意拿着一件,小心翼翼地抚着,像抚着一件旷世的奇珍,叹着气说道:“都来自我省的闻喜、云城、候马等地,那里是古晋朝的统治中心,,是三晋文化的源地,你知道现在成了什么样子吗?可能你没有去过”我亲眼看见过呀,漫山遍野都是儿臂粗的窟窿,那是盗墓贼的探洞;村村户户都不缺掘坟毁尸的蠢贼,为了财、为了暴富,个个不惜干这些丧尽天良、断子绝孙的事”,耻辱呀,奇耻大辱呀烽火战乱,连日本人鬼子都没有扫荡过的地方,不到二十年,被我们自己人挖得干干净净,满目苍疾,全被他们卖出了国门换成了美元港币。这个破坏程度比五十年、一百年兵灾还要甚之”耻辱呀,奇耻大辱呀”

李威旁若无人的说着。简凡从未见过温文如斯的李总何来的如此激动,双手几乎是颤危危把缺了一耳的小鼎放到了架上,袖子,轻轻地抹过了眼角。

简凡蓦地觉得眼前这个削瘦的形象有几分高大起来,听说过海外有华侨倾尽家资抢救流失文物的事,也弈说过国内有企业出资回购流失文物的事,只不过这些事过于遥远,更和这位说不清具体路数的李总扯不上什么关系。

莫非,莫非他也是此类仁人志士不成?不像呀?”,简凡心里打着鼓,看着回过头来的李威。满脸俱是痛惜,像是自家的珍品被偷被枪了一般地无法释怀,这些事简凡也道听途说过,在山省里,财有两条路,一条是挖窟窿找煤、另一条就是挖窟窿找墓。一种是拿死人的陪葬、一种是把活人变成死人。说白了是一条路,都是死人财。

只不过这事简凡仍然是一头需水,看着李威的悲戚也是无言以劝,呆呆地看着这个在房地产业里呼风唤再的李总,好似今天才认识了他一般,只不过这个认识依然是让简凡不知道究竟所为何来,突然间灵机一动,征询似地问了句:“李总,齐氏两兄弟家就在云城。您是说他们也这类人吧?。

“何止齐家兄弟呀!云城、晋中到大原、大同一线,凡做古董生意的,那家能不认识几个盗墓贼,甚至于他们前身就是此道中人南宫、开化寺两地,像样的店铺里,那个手脚又能干干净净得了啊。

人的道德底线拦不住对古董的贪欲我其实也是个古董盲,只不过这些年收集古董,糊里糊涂也成了半个行家了,嗫,,要是换成是曾国伟就好了,最起码不像我,前几年经常上当受骗,,呵呵”

李威苦笑着摇摇头。拍着简凡的肩膀,俩人随意地向外走着,李威小心翼翼地关上了两道门,又置身到了地上的房间里,眨眼间一个来回,让简凡的心里感觉怪怪的,不知道究竟这个神神秘秘的李总要干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