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有名名不正(1 / 2)

黑锅 常书欣 3605 字 4个月前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肖副局长给人的感觉很好,不讨简几倒不觉得有什么煌广得此事有所别扭,下属居然向上司询问案情经过,上司居然是涉案人,这倒是没经历过的,反倒是肖副局长很客气,把来询问情况的简凡和重案队临时借调的张杰大大表扬了一番,勉励俩人尽早破案。

这个肖明宇副局长简凡记忆犹新,第一次金店抢劫案就是肖副局长给乌龙城关派出所的锦旗,一年多了,还是那张“日”形的脸,脸色泛黄,笑的时候明显能看到两个,眼袋和清色很深的牙。相貌孰无可取之处,不过从人家嘴里说出来的,可算得上此案的关键了

十四只前,也就是一九九年,八月二十一日,下午十七时三十分,押解刑警李威、王为民把从嫌疑人处缴获的赃物交回库管。十八时下班时候开始下雨了,十九时,肖副局长本人亲自设宴,邀请李威、王为民以及四名参案刑侦人员在当时府西街的一家火锅店用餐,案子告破,大家心里着实高兴,自然就多喝了几杯,一直喝到尽兴而归,当时雨下得很大。”在这个叙述的中间,肖副局长着意强调到一个细节,李威推托有事没有参加,这件事大家都能证明。剩下的人连吃带喝差不多到晚上九点至十点,而当天,肖副局长本人也喝醉了,是王为民和其中一名刑警送回家的,这一点基本和以前数次的调查相符。

尔后的事就简单了,第二天早上现物证仓库被盗,足有巴掌大的铁锁没有被撬痕迹。保险柜没有被撬,不过东西丢了。库管被人打昏了,现人时候戴着销子捂着嘴。于是,唯一掌握物证室钥匙的曾国伟顺理成章就成了主要嫌疑人,而此时曾国伟已经消失,当天就在大原城外三十公里找到了被弃的警用三轮摩托车,车上尚带着没有被冲洗干净的血迹。第一嫌疑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悄况上报到市局,跟着省厅来人调查,在对晋源分局内部调查的过程中,现曾国伟当天晚上是八点离家的,但奇怪的是值班人员并没有现有人进入分局办公楼,从分局里开走了偏三轮警车。

恰恰库管被人打昏的时候是省电视台新闻刚刚播完不久,这一点好似又能证明曾国伟没有充分的作案时间,因为从他家到分局步行需要十五分钟时间。虽然无法摆脱嫌疑,却让省厅专案组怀疑另有其人,进而着手对内部涉案进行了清查,包括当时的分局长、副局长以及一干参案人员,凡是知道当时赃物入库的内部人员都被隔离调查。

于是,当天下班无故消失的李威就成了重点排查对象,李威也无法提供自己当天晚上去向的旁证,继曾国伟之后,李威顺理成章成了重点嫌疑人。

但不顺理成章的是,曾国伟一直没有下落,赃物一直没有下落、被盗枪支也没有再使用,即便是省厅寄希望的李威身上也没有现新的证据,调查七个月之后,库管因为受不了精神压力,从晋源分局的三层楼上跳楼身亡、因为押解赃物被三查五审的刑警王为民愤而辞职、值班员因玩忽职守被清退、李威被隔离审查六个月后,调任当时刑侦一大队任代理队长,不过仅过了两个月也选择了离开警队。分局长杨公威也调离了晋源分局,一个分局人心惶惶、四零五散,市局请示省厅之后,紧急叫停了调查工作。

于是,调查搁浅了,一搁就是十四只盗窃案之后才现当时失窃文物的价值,一件钱范,一件青铜酒皿、一件漆器、最贵重的一件据说是春秋时代晋国的兵符。此后省厅及市局多次组织调查均没有新的现。直到其中那件钱范出现在国外个人收藏拍卖会上才知道,已经流失出境了。说到了十几年前的往事,同样仕途受到了影响的肖副局长是喘嘘不已,虽然对于文物走私活动重拳打击,但像盗墓和走私活动,从来就没有终止过,但恰恰生在公安内部,这是最让人孰不可忍的事。

这句话同来调查的简凡和张杰也颇生同感,毕竟在公安内部生了盗窃案,这对于外界而言,是个多么大的笑话。可偏偏这个笑话还延续了这么多年。

隔了一天,再访当时分局长杨公威就是另一翻景像了,杨局长是属于那种白白胖胖养尊处优类型,和肖副局长俨然是两个极限,简凡和张杰这么俩个和人家女儿一般大的小警察站到了局长办就有点局促了,而且杨局长明显官威重、架子大且官气浓,从头到尾一直深坐在局长椅子里,说话都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势,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说当天自己的情况。而且很郑重地提到,自己对分局生的此类事件,确实负有领导责拜

领导责任是件么意思呢?那就是领导没责任呗。

最起码从口气上听是如此。

出了门张杰就直骂这是个老官僚,简凡都不好意思说这是一队某女的父亲。不过捎带着由父及女,那点好感可是荡然无存。加上伍支队长,两天走访了当时的三任领导,整个下来就是走过程而已,三个。人的话和以前的每一次都几乎吻合。

简凡隐隐地觉得,恐怕和先前几次调查一样,一筹莫展的时候快开始

“从司法局出来。简凡和张杰并肩走着。张杰比简凡大一岁,家在省城,闲聊之下才知道人家早结婚了。此前的案子里俩人打过交道,倒也熟捻得紧。

出了大楼。上了车,重案队调出来的一辆长安之星警车,张杰拧着钥匙,车呜呜呜叫了半夭就是不着火,气得张杰一拍车门掏着工具钻车底鼓捣了半天才重新动上车。这事到是让简凡心里最不舒服的事,到了支队了,条件反而更差了,支队从重案队匀了辆长安之星小面包车早被重案队那帮野蛮刑警糟塌得不像样了,走起来全车都晃悠,看着张杰着牢*。简凡顺口就别了句:“我还没牢*呢,你到有话了,还不是你的重案队的车,这车才几年就糟塌成这样子了?”

“公家车,谁上还不都跟上别人媳妇样,使劲糟塌呢。这可不在我,那你赶紧向支队长申请呀,还有啊,经费补贴赶紧要,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该去支队开油还是回重案队要油,这多别扭啊。”张杰驾着车,动着了,嘴里牢*倒比简凡还重。

“那我怎么开口呀?”

“你是组长。我是组长呀?”

“砸,张杰。你别这样啊,我可把你当哥啊。有事藏着掖着。不够意思了啊。”简凡将着这位爷们,处了两天,敢情这脾气和一队那群哥们没二致。

果不其然。张杰小话说上了:“哎哟”瞧你说的,你把我当哥,我也没把你当外人呀?”不过简凡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事办得可是大失水准。这案子就不是人干的事。你看啊,要给其他企业单位破盗窃案,破了破不了,都是有车有油、经费管够。你说你这案,找谁要经费去?就支队那标准,有车喝的,可就没人吃的了。”

这也是日前面临的一个难题而且简凡不知道朝谁去解决,一听这话简凡又来望梅止渴来了,教唆着张杰道;“张杰,难道你就没想想,咱们万一有眉目了呢?那可是马上什么都有了,要钱有钱、要车有车、要人有人

“哎,你说对了,我敢断言,如果没有眉目这还好说,一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那可就轮不到你当组长喽。”张杰笑着看了简凡一眼,倒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哟,居然还不行,简凡又生一句,不服气地说道:“喂,张杰,你就没想过,万一在咱们手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告破,你说那时候你多拽?啊”功劳都咱们的了。就这案子,怎么也得给你好几千奖金吧?”

“简凡,不是哥笑话你,这案子要是你手里能破了,我跟你姓

。驾车的张杰似有几分不屑。瞥了眼简凡,看着简凡颇不服气,鼻子里乱哼,这才解释道:“别不信我悄,我十六上警校、十九上当警察,现在都七八年了,这个案子我听说过,没戏。我们6队长死活不接,6队长是什么人?那是人精啊,我就佩服这老家伙”你得摆正位置啊,咱们警队有句行话叫,组长组长,要饷没饷;探长探长,放p不响,你可千万别充个出头橡让领导削你一家伙啊。”

“喂喂”有话说清,什么意思呀?”简凡讶声问,好像此时才接触到了社会大学。以前净在一队混了,没出过勤还真不如张杰这号混得烂熟的老油条。

“这么说吧啊”知道为什么把咱们的办公地点放到支队吗?那是因为重案队和各大队都不想沾上这身*。知道为什么不成立专案组偏偏成立调查组吗?那是因为咱们根本没有办案权力,只能调查。没结果,撤了方便;有结果,再上不迟”,知道为什么让你当调查组长,前面加了临时俩字吗?有了突破,你头上立马就来上司接管;要有了问题。得,你是组长,管你临时不临时,那责任在你呀,直接捋你呵呵。这里头学问大着呢。”

张杰和简凡颇有共通之处,嘴碎,俩人摆活着。而且张杰看样也是个老油条了。说得头头是拜

简凡一听倒觉得这话里大为有理,讶声了句:“哇哇,,不会吧,这么黑暗呀?那我就不明白了,您老人家看这么清楚,那你还来?”

“你以为我愿意来呀?我是被配到你身边来的,,6队可真够损的,我都公开检讨了,还把我赶这儿来了。队里就数我脸皮厚,我估计这烂事扣谁脑袋上他都不好意思,只好拿我开刀了反正我也不在乎,上头还有你顶着呢张杰哈哈大笑着。把包袱又扔给简

了。

“哎,张杰。你犯什么错误了?不会是生活作风问题吧?”简凡笑着道。

“生活作风现在还算问题呀?我要有那本事到不至于现在还放p不响的探长也混不上了。”

“那你干嘛了?。

“妈的,抓了俩卖粉的,没捞着证据,回头还被反咬一家伙,说我刑讯b供”我就踹了两脚,赔大了,扣了我一个月奖金

张杰说着,简凡笑着不往下问了,这种事分不清谁对谁错,估计嫌疑人和警察都觉得自己冤。车摇摇晃晃慢慢行驶着朝着府东路的大恒出租车公司驶去,凡尽拜访另一名涉案人员。当时的值班人。两天了,也就俩个的调查组在瞎忙着,简凡想起件事来,又是问道:“咱们组那几位,什么时候来?你认识他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