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是非谁能说(1 / 2)

黑锅 常书欣 2547 字 4个月前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第3o章是非谁能说

汉许让身处此事其中的人想像不出。一个普通的电话骚扰出这么多种的方式来,不过这一次,隐隐地知道了唐大头的意图,刘方晖可不敢小觑了,万一在这个。时候公司承揽的抢修那一处中断而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抢修来,那可就滑天下之大稽了。

没有想很多,只顾得上这个燃眉之急了,刘方晖驾车疾驰在大原的大街上,几个知道住所的部下挨个通知,再动其他人通知认识的人,从各个小区进进出出,用的是最原始的方式,口头转述。半个小时后网络、线路、抢修以及几个相关的中层都被通知到了公司,草草地一说紧急情况,线路组敷设了两条专线,把平时几乎不用的后勤保障电话拉到了应急报修的位置、几个重要岗位的人员刘方晖又通知紧急更换联系方式,确保突情况下能找的到人。内部处理完了,又紧急和业主以及各运营商的值班电话联系,更改了应急抢修专线。

当这一切安排妥当的时候,年总的车又一次被惊动了,刚刘回家便重来公司。刘方晖也觉得自己反应不错,可以长舒一口气了,不过让他有点郁闷的是,这一切准备完毕之后,骚扰的电话跟着嘎然而止,就像考验四方的应急反应度一般。抢修值班几部电话瞬间停了,恢复正常了,在场的各人一开手机,也正常了,仿佛什么都没有生过一般。

忙得火急火燎,满头大汗的一干人有点哭笑不得了,刘方晖此时再不敢小看那个说话出口成脏、走路一摇三晃的唐流氓了,紧张地和被惊到公司来的年总磋商上了。一番商议的结果,年总开始找圈内认识房地产行业的人,试图和李威联系上将此事说和说和。还是刘副总出面邀唐授渣经理,价码呢,可以再加,,

双方天平,在一点一点倾斜。

“什么什么?请我吃饭,,我那有时间?我这一分钟大几十万,那有时间跟你们磨那嘴皮子,,不吃。谈什么?那有什么可谈的,白纸黑字合同在那儿呢,那不比嘴说管用呀!?你看你看你们这么大个四方,怎么跟个小娘们似的,不就三二百万么?要是美元欧元还值得扯一会,这么俩小钱你可好意思扯来扯去,算了,我也没朝你们要啊,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呀?”就这样,挂了啊,没大事别来烦我。”

吧唧,唐大头电话挂了,电话的那一头刘方晖不相信地看着手机,有道是欠债的是爷,今天邪了。欠债的当孙子恬着脸,人家都不理会了。听这口气,好像比拥资亿万的年总还要牛逼几分。

电话的这边,唐大头得意洋洋的把手机塞进口袋,看着对面坐着的人笑,正是简凡,俩个人此时正身处明珠大酒店的三楼包厢里。品尝着据说是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这段时间唐大头也现简凡个性了,你要请他,他不一定来,但你要说那里有稀罕吃货,一定能请得动人。

馋不馋女人唐大头说不准。不过小孩馋嘴是肯定的。电话来时,饭局已经接近了尾声,俩人吃着的井候唐大头还偶而试了试几个要阻拦的电话,结果非常满意,忙音,根本打不进去,一想起四方现在又是鸡飞狗跳,自然让吃过瘪的唐大头觉得畅快无比。看着简凡惬意地享受似地品着白酒,唐大头有点不太同意地问:“哎,简凡,我就不明白了,干嘛一个小小时就停了,就这样子搞他三天,让他干啥他干啥,他换了手机、换了电话,咱们继续操他,三天过来他就受不了了

“呵呵简凡笑着放下杯子,二指一迸说着:“核讹诈比核爆炸更厉害懂不?。

唐大头一愣,简凡知道这货听不懂,手指做了个手势解释道:“两种方式,第一种,我直接开枪爆了你;幕二种,我拿枪顶着你的脑门,随时准备扣板机。哪一种更让你害怕?”

“废话不是,当然第二种了,死了谁还知道害怕唐大头想当然地说遵

“对了嘛,他现在知道你有这个能力,等于是有枪顶上脑门了,晚上睡觉都安生不了。可你真要整出大事了,惹急火了,一咬牙真跟你飓上了,那可就难办了在没有失去既得利益的时候,他都是试图保持现状,这是人之常情。快了”走。”简凡笑着抽了纸巾抹刻手,俩个桌前扔了一堆蟹壳。一瓶五十三度老白纷业已见底,看样今天吃得确实不错。

俩人起身着,服务员领着下楼,并肩走着的唐大头悄声问着:“哎,简凡,明儿咱们咋办,刚才光顾着吃了,还没告诉我呢?还这样呀?不过这样也不错哦。

“笨蛋,你弱智呀,这跟吃饭样,一桌上能上俩样相同的菜么?那还有什么意思,今天一过人家就有防备了。”简凡笑着唆导道。

“那咋办?要不跟他们谈谈?我看回本没问题了。”唐大头道。更弱智,读和做生意样,卖方市场和买方市场的区甄,晓在话语权在你的手里,谈什么谈?唐大头,真不知道你这些年咋混得,连这形势也看不清楚。”简凡浅笑着损着唐大头。唐大头再笨也能觉得出来形势越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展,听得这话并不介意,反而呵呵地笑着,现在对这个小警察可是几近个人崇拜了。

下了楼,吧台的服务生叫住了俩人,吃了饭敢情还有优惠券送,唐大头随意地调笑了服务员两句,简凡先行一步等在门口,不料有人在背后叫了一声:“简凡!?”

回头,一下愣了,喉咙里的嗝应差一点喷出来,眼前伫立着一位一米八大个子,脸上的看得星星点点痘痘,可不是最嗝应的市局的吴镝是谁。只见得这人笔挺的西装裤、金狐狸的,恤、三七分的型程亮,脱了警服依然是有几分虎虎生威。简凡一怔,笑着应对了句:“吴科长呀!?吃饭呀?”

“呵呵,等人”专案组没撤你就先撤了,听说你病了?”

“对,重感冒。休息了几天。”

“郭老有几次还念叨你呢1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市局坐坐。”

“哎,好好。”

吴镝看样今天的心情不错1言语里颇有关心下属的意思。简凡却是巴不得结束这种谈话,正说着唐大头一摇三晃出来了,愣生生一看,比简凡还客气还高兴。嘴里喊着,哟哟,谁呀?那的哥们,简凡,给介绍介绍,看这多不巧,要不咱们仁再回喝两盅去。

看着一脸不善、一嘴酒气,浑身痞气的唐大头,微微有点皱眉的吴镝还未开口,简凡早一把拖住唐大头挟到了胳膊下,笑着对吴镝说着:“吴科长,别理他,喝多了”您忙,我先告辞了啊”回见,”

转身却把唐大头的嘴捂着,走了几步小声叱着:“别说话,我们领导。”

又走了几步唐大头终于挣脱了,擦擦嘴不乐意地说着:“你们领导怎么啦?怕见人呀。看那傻不拉叽杵那儿,跟傻柱差不多,切”

“哟简凡嘿嘿笑着回应道:“严重同意你的看法啊,我也觉得是,就跟傻柱样,走走”

又找到共同点了。俩人嘿嘿地笑着,刚到了车前开着车门,转身过来的简凡突见得辆出租车停到了酒店门口,车上款款下来一个人,一个。女人。让简凡霎时一看傻眼了。又是一个意外。虽然换下了警服,还是一眼认出来是杨红杏。头随意的挽在脑后,垮着红色的坤包,红色的连衣裙款款地走向门厅。和吴镝并肩着进了明珠酒店。

惊鸿一现,让简凡顿时看傻眼了,敢情”敢情,那天在铁路二院没看错?俩人还真在处对象,还没想明白,唐大头凑过来,顺着简凡的目光现了那个女人。评价脱口而出:“看妞呐,没准是个小姐啊

“扯淡,你女朋友才是小姐,你管人家是什么?。简凡拍门上车,骂了一句。

“哇,你怎么知道。我马子菲菲,可是当年盛唐的头牌啊唐大头拽色地说道。

简凡一愣,细细一看唐大头,很正经的说这事,像是在叙述老子当年勇一般虎气,看的这表情,连气都没得生了。

,,

,,

次偶然的避遁。对于杨红杏并不知道暗处的目光在看到她的时候有多少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