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劣马配好鞍(1 / 2)

黑锅 常书欣 3042 字 4个月前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夜无梦,是因为累急了。醒来尚自恍惚,那是因为心里还有着纠结和遗憾。

简凡醒来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蜗居的宿舍里仅有一桌一椅一床,床是廉价的不能再廉价的竹皮双层床,桌椅还是从询问室里抬回来的,一层薄薄的被褥,荞麦皮的枕头,这就是在大原的全部家当,还基本都是队里的公物。

昨夜五洲金碧辉煌的印像还在脑海里、长街上拥着蒋姐姐长吻仿佛刚刚发生,咂吧着有点发干的嘴唇,实在不相信几个小时前还真的和蒋姐姐亲了嘴了。梦想成真的时候,简凡现在已经说不清楚那种云里雾里飘渺的感觉,就像发生了一场公主和乞丐的童话剧,作为剧中的主人公一下子从梦幻般地温存跌回了这个空空荡荡的宿舍里,还是不由自主地失落。

生活,有固定的轨迹,那一夜简凡心理清楚,不过是这条轨迹稍稍的偏移了几分而已,因为某个意外、某个美女稍稍的偏移之后,仍旧是要回到现实的轨迹上,大方向是不会变的,蒋迪佳还是蒋迪佳,还是千万富家里的千金,而自己依然是个刚刚从小厨变到小警的小人物,俩个人之间的距离肯定不会因为亲个嘴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所以,简凡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轨迹上,起床、跑步、洗漱、早饭,然后老老实实回去上班。

一上午,边打着哈欠边工作着,现在对柜子里或多或少的枪械已经是熟悉得紧了,一大队建队时间最长,这个枪械室的古董也最多,六/四式和七七式的几支用枪,因为配件停产,早就成了报废品了,偶而有什么大行动,这些货色就是配个枪套别谁腰上吓唬人呢。微冲倒有几支,不过听陈师傅说,从配发下来只用过一次,而且压根就没开枪。厅里新配发的转轮式新式警枪有七支,那玩意是塑料子弹,初速比老五四低一半、五米之外不会致命,可惜的是,还在实验期,子弹太宝贵,也是没人动那玩意。能用和常用的,还是老五四式。

不过话说回来了,简凡来了俩月才揣摸出点道道来了,出勤不带枪、带枪不敢用已经是刑警公开的秘密了,有些枪怕走火还带着压弹锁,如果是长途追缉,一般到就近的公安部门借枪。简凡一直认为枪是凶器,特别像这种老五四,连街上那种大邮筒也打得穿,按照发射理论,就俩个人站一块,一枪过去就能洞穿糖葫芦,而且还有跳弹原理,即便是碰到了硬物,反弹两次还有杀伤力,这么凶的家伙,根本不像影视剧里那砰砰叭叭枪战的热闹场景,要那样的话,光流弹就不知道要干死多少人。

刑警里,没人愿意动枪,除非是恶性案件不得不动用,平时这枪就长躺在保险柜里,除了老陈,除了简凡,没人招惹这东西,自从简凡来了之后,连陈师傅也懒得去动那些铁家伙了。不过效果还是有的,摸了两个月,渐渐地觉得这枪有熟悉的感觉了,而且秦队长那番眼花缭乱的表演也着实让简凡羡慕得紧,现在即便是闭着眼也拆装得起来,每天耳边响着嚓嚓嚓的金属撞击声音,听惯了也觉得顺耳了,玩来玩去的时候,倒也真相信,这东西,再怎么是人造出来了,要说他是玩具,也对。

外屋电话响了,听得陈师傅嗯嗯了几声,喊了句,队长办公室报到。

“噢……马上就去。”简凡一听,乐了,正愁着不知道找个什么借口出去溜会,没准就能钻到厨房里歇会呢。三两下收拾齐了手里的活,奔着出来下楼了。

刑警队里是万年不变的肃穆景像,要说这里的效率确实不低,经常抓回来的嫌疑人比队里值班的人还多,抓回来、收拾一顿、审讯完了,有的往分局一扔深挖底子、有的直接扔进看守所,整个就一生产两劳分子的流水线一般。

不可否认,一大队是公认最有效率的生产线,这两多月,连肖成钢也算得老队员了,一回来就在健身房打得砰砰叭叭,立志要当大原第一警。

今天有点奇怪,队部外头停了辆银色的豪车,车身很高,也很长,看上去比普通的宝马车型还有派头,简凡愣着眼瞅了半天压根没认出那标志是什么车型来,不过他肯定知道,要认不出来的,肯定是好车了。狐疑地刚进队长办公室,更吃惊地事发生了,平素里不苟言笑的队长,脸上喜色一片,指着报告进门的简凡笑着说道:“李总,我最得意的弟子,简凡,有时间您多指点指点他啊。”

“呵呵……客气客气,秦队长的弟子我怎么敢指教,年轻有为呀,还是公安系统厉害,人才济济,层出不穷啊,不怕人才断链呀。”办公室里的人说道。

简凡被说傻了,看看一脸谄笑的队长,再看看和队长说话的人,心里暗道了句,丫的,我什么时候这么出息了,敢情这队长讨我便宜呢,什么时候成他弟子了。一眼瞥过办公室沙上那人,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三十郎当快奔四的模样,中等个子,两眼看着特舒服,即便是在镜片后也是深遂一片,大有纸上论兵百十万的儒商气质,这老帅哥的长样可让简凡更诧异了,是什么倒不奇怪,就是奇怪居然能让匪性十足的队长表现的如此谦恭。

这家伙不是一般人,简凡心里暗暗下了个定论。

秦高峰仿佛一切视若不见地道了句:“简凡,去把3号特询室的叫唐授渔的带出来。”

“是!”

简凡应了声出了门,心里狐疑的劲道更大了,丫的,今天怎么破例让我干这事?

其实这警界也跟个小社会差不多,进来的人也分三六九等,没根没底的嫌疑人那叫流窜犯,抓了就往死里整;有家有业的当地这些贼娃娃可就得客气点了,谁也不知道谁家关系能捅到什么地方。而有背景的就不一样了,即便是进了刑警队,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影响恶劣,大部分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看这架势是要放嫌疑人。

我靠,队长收黑钱了……简凡心里坏坏的想着,看着队长这架势,这么巴结人家,八成是拿了好处。

不过这事也不是自己管得着、管得了的,笑着吊儿郎当地进了后院,就着甬道尽头问了问旁边的人,推开了三号特询室的门。

哟,又吓了一跳!

后面问讯的俩队友双手叉在胸前,脚搭在桌子上,冷眼射着寒光仿佛恨不得揪着对面的人往死里揍一顿,而那位被问询的牛逼了,板寸头、狮子口,肉拽得俩脸蛋一脸油,脑袋显得奇大,偏偏身上一点都不胖,叫嚣着喊着拍着椅子前的隔断:“凭什么呀?凭什么不放人啊,这都快二十四小时了,你们警察知法犯法乱抓人,信不信我去告你们一大队去………二十四小时不给老子吃饭,你们这是虐待公民……郭元,别装不认识我啊,我认识你。还有你……”

嘭地郭元一拍桌子,瞪着眼:“唐大头,这才关了你十个小时,我们有权滞留你四十八个小时,你以为这是五星饭店,还想吃鲍鱼?就你,有多少案子你自己还不清楚,你以为我们真不敢抓你是不是?送你两年劳教都是轻的。”

看来这家伙是个滚刀肉类的人物,简凡看着那姓唐的斜眼忒忒根本不惧的样子,心里暗笑道。这号人你吓不住,吓也不吓,越吓他越横,得上真家伙。

果然不错,这家伙横声说着:“吓唬谁呀?谁是吓大的?你就扣留我四百八十小时,我照样不知道,你爱问谁问谁,反正我就是不知道。”

嘶……俩刑警气得呲眉瞪眼。

郭元这个时候才省得有人进来了,问了句:“简凡,你怎么来了?”

“队长让带他走。”简凡笑着说了句。

“带走,带走,省得看着这小子心烦。”

俩队友估计也得到了队长的指示。

简凡扬扬头,示意着那叫唐大头的,走吧。

“喂喂……不是关我进黑屋子给我上手段吧,咱们可都知根知底啊,我唐大头好歹也是经理级别的人物,你们不能这样吧?……我,我哪儿也不去。”唐大头显得有点慌乱了,估计怕下黑手。

“唐先生,外面有位戴着金边眼镜的,开着辆银色的车,来接你了,您要不出去,那我可没治了啊。要不我出去说您还想呆着?”简凡捉狭地说道,转身就要走。这么长时间,对于这些嫌疑也见怪不怪了。

“别别……那是我姐夫。”唐大头一听,小碎步紧张地跟到了简凡身后,回头看看审讯自己的俩人,恨恨地瞪着眼:“看看,看看,这位警察多有素质,这才是人民警察形象,再看看你们俩,压根就跟我场子里的小弟没啥区别,切……”

估计是听到姐夫来了,说得是嚣张之极,另一位要发作,唐大头早奔着窜出去了。一路跟在简凡的背后,乐滋滋地出来了,出去之时秦队长和那人早等在门口了,这唐大头跟秦高峰看样也是熟悉得紧,点头哈腰净握手了,寒喧了一番才和姐夫一起离开了一大队,走的时候,那唐大头对简凡印象颇好,又是握手道别,又是谄笑着再见。

嫌疑人见了警察,一般都像见了亲兄弟,没皮没脸套近乎。这点简凡倒是知道的。秦高峰也笑着,不过笑意渐渐地凝结了,一会便回复了往常的态度,拍拍傻站的简凡,来我办公室。

……………………………

……………………………

“队长,您要训话?”简凡笑咪咪地站到秦高峰的办公桌前。

“训话?那就训两句!”秦高峰不置可否,看不出喜乐来了,点了支烟,缓缓道:“你来了快俩个月了,感觉怎么样?”

“这个……这个怎么说,就那样吧。”简凡抓脑袋了,还真不好评价。

“这么问吧?你觉得危险吗?”

“噢,不不……那倒不觉得。”

“吃苦吗?”

“也不。”

“那你觉得一大队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