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婉然首战(1 / 2)

玄真策 奈何良人 1733 字 5个月前

一众灰袍的筑基境小修正在如火如荼的比试着,蓝袍,白袍修士则各自打坐修炼。

“今年这些小辈倒是奋进的很啊,出了不少好苗子。”为首长老温和笑道,“申十八台,这小子的好像是试剑峰的弟子吧,一手真元扎实,功底甚牢啊。曲长老这脉,看来要出不少新秀啊。”

“当不得吴长老夸赞。这些毛头小子嫩的很,要看潜力,他们修为太低,等他们结丹再说吧。”试剑峰曲长老闷声道。

“哼!看得着实无趣,各位长老,我先回去了,待得金丹境比试之时我再来。”一女修士不耐烦道,随即剑破长空,消失不见。

吴长老一阵头疼,“你们说说,这苏媚苏长老,女儿家家,如此婉约的名字,怎待这么一火爆脾气呢。”

“女儿家家怎么了?怎么个火爆脾气了?”清脆的女声阴恻恻的传来,却不见人影。

吴长老闻言讪笑,面红耳赤,“这这。苏长老莫气,老夫说笑,老夫说笑。”说完,擦了擦冷汗,“看来苏长老修为又待精进了啊。”

众长老崩紧了腮帮子,想笑又不能笑,着实难受。

修士无岁月,数千筑基修士两两切磋,整整比试了七日,才定出排名。榜首为天柱峰之人,萧莫笑,一身筑基大圆满修为势如破竹,力压群雄,轻松夺得魁首。第二名则被定鼎峰修士所得,却是一少见的毒修,毒修之士,手段颇为难以琢磨,一身毒术筑基修士鲜有抗衡,若不是那萧莫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碾压了此人,恐怕这榜首就要易主了。第三名为试剑峰修士,一提到这修士,众人无不露出古怪之色。

原来,这修士修为平平,刚刚跨入筑基后期而已,根基一般,但手中财富着实令同辈修士惊叹。只要其在场的所有比试,上来便是一堆符篆砸下来,饶是筑基期符篆便宜,但这么多场比试下来,所耗费的灵石也令人叹为观止。有人粗略算了算,这个第三名是用了将近七千灵石硬生生砸出来的!

看着身边长老们噗嗤噗嗤嘴角漏风憋着笑,曲长老气的太阳穴一跳一跳,丢人,丢大人了,“这混小子!”曲长老咬牙切齿道。

“曲长老,没想到你这脉挺多金啊。”某个长老嗤嗤笑道。

“滚!!!”

少不得一阵调笑,直至曲长老脸上青白相接,即将暴怒之时,吴长老咳嗽了下,飞向试炼台中,“好了,接下来是金丹境比试,筑基境修士酌情旁观,不可逞强。”

“各金丹境修士按签上场。”裁判高声喝道。

一百三十二道流光射向各自试炼台,各座试炼台前驻足了不少筑基修士,能够观摩到金丹境修士比斗,对于他们大有益处。

待得裁判们检查好禁制之后,吴长老便宣布比试开始。

天婉然身处甲字六台,对阵的是定鼎峰的陆离。陆离为定鼎峰内门弟子,虽不入长老门墙,但三十余岁金丹后期修为做不得假,在定鼎峰中实力当属前列,不可小觑。

“师姐请了。”

“师弟请!”

两人互作稽首,随即陆离伸手一招,从丹田中唤出法宝,天婉然轻“咦”一声。

“师弟好雅趣,本命法器竟是个琴。”天婉然笑道,亦招出自己的飞剑,剑名裂空,剑身火红,青锋凛冽,飞剑心随意动,无规律的环绕周身飞舞将其护身其中。

“我这金戈琴,师姐可要当心了。”陆离冷哼声,信手挥出一张符篆护身,便盘膝于空,琴身横立。

“金丹级符篆。”天婉然眉头微皱,金丹级符篆,防御类的,以她如今实力,想要破掉也要耗费盏茶功夫。

一愣神的功夫,陆离手指抚上琴弦的瞬间,其气势暴涨,身上陡现浓烈的杀伐之气,竟引得禁制内空间颤鸣。

天婉然面色大变,神识之内,好似身处铁甲洪流之中,不可阻挡!

“铮!”随着一声琴弦拨动,一柄长约丈许的破山斧幻化而出,直奔天婉然而来,看其架势,丝毫不会怀疑能够将眼前这娇嫩女子劈成两半!

“好手段!”天婉然气势勃发,摇指飞剑,身形流转,一剑挑起。

“嗡!”的一声炸响,天婉然目露骇然,以虚幻之象对上自己地品宝器实体,竟然有如同被真的一斧头劈到的感觉!

天婉然神色凝重,知晓第一场便遇上了劲敌。

一剑上挑抵挡住幻化之斧之后,天婉然身形再动,裂空剑随身动,剑身红光暴涨,构筑成一宽阔巨剑!随着天婉然律动的腰身,一剑横扫,携着万钧之势斩向陆离。

“哼!听闻枯松峰三师姐的赤霞剑舞是为一绝,看是你的赤霞剑舞强上一筹,还是我的铁马金戈更胜一招!”赤霞闪烁的巨剑当头而来,陆离面色不变,抚向琴弦的弦音变化,金色的弦音化做滔天巨鼎,向着巨剑镇压而去。

两人在场,虽未贴身而斗,却声色张扬。赤霞剑舞红光暴涨,随着天婉然舞动的身影划过一道道炙热的剑气,金戈铁马一曲,幻化出各种神兵利刃,各做抵挡,寻空反击。

“缚!”陆离琴声再变,黑色光晕显现,一道闪烁着黯淡乌黑光泽的绳索悄然飞出,借着法术余波悄然捆向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