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淘沙(1 / 2)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代表着高洁,放在一个洁身自好的女人身上,自然是好上加好,可要是放在一个内心本就有点躁动的女人身上,那纹身便会放大她内心的躁动,所以她才会出轨。

现在人们对于纹身已经没有它刚出现时那么多的偏见,所以很多人为了追求美,都喜欢在身上纹上自己喜欢的图案,更有甚至为了追求某方面的刺激,在一切部位上纹上一些字。

殊不知,这纹在身上的东西,就如同风水一般,能够改变人的运势,纹好了能够趋利避害,纹不好,可能会带来血光之灾,就像人们经常听所某人纹个过肩龙,没几天被人砍死了一样。

这本来就有很多的讲究,不是想纹什么就纹什么。

特别是近来流行起来复古的古法刺青,沿袭了古时的青红墨料,更是如此,虽说让所纹之物活灵活现,可这古青红墨料所采用的青砖粉末和桃花都是聚阴之物,更容易使人受到煞气侵袭。

“你这问题就出在纹上上,等下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恩。”何怡雯轻轻应了一声。

我从兜里拿出了一枚铜钱,轻轻的放在了她的背上冲着纹身慢慢刮了起来。

“啊呀,好疼。”

我用的力气并不是很大,可是何怡雯的反应却非常强烈。

背对着我的身体拼命扭动着,汗珠“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见状我并没有停手,铜钱属火,是极阳之物,用它来刮纹身的话,可以中和掉青红墨料中的阴气,因为阴气已经侵入了身体,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大概刮了有十多分钟,我才停了手,纹身中的阴气全部中和掉了。

我撇了一眼已经陷入昏睡瘫软在床上的何怡雯,看样子没什么大碍,睡一觉明天醒来应该就好了,窗户上面有了符纸,煞气也进不来,问题算是解决了。

我扭头赶紧下了楼走了,生怕呆在这儿时间长真就把持不住自己了。

……

刚一进到家里,就看到有一个怪异的人正在屋里。

要说怪异是因为这个人在三伏天穿着厚厚的黑夹克,戴着黑色的礼貌,好像跟正常人不是生活在一个世界一样。

父亲此时的状态看上去要比我刚见他的时候要好上不少,说话的声音也洪亮了许多。

“我都说过了,我早已经金盆洗手,更何况你们看我的样子,还能出手吗?”

我看着父亲的样子,表情严肃,根本就不像是个病人,跟上午就像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黑夹克撇了父亲一眼,道:“张三哥,我知道你金盆洗手了,不过这次的淘的沙比较特别,我想你听我说完会感兴趣的,只要你跟我走这一趟,不算分红,我再多给你十万。”

张三哥?淘沙?

黑夹克说这话应该是来找父亲帮什么忙的,只是张三哥这个称呼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到,看样子他和父亲认识。

父亲摆了摆手。

“你不用再在我身上白费口舌了,既然我金盆洗手,这辈子就不会再碰这一行。”

黑夹克见父亲坚定了的样子,想了下,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

“张三哥,希望你改变主意以后联系我吧。”说罢黑夹克转身离开了,到门口的时候还看了我一眼。

等黑夹克走了,我赶紧走到父亲跟前。

“爸,你?”

我看着父亲刚才的样子,还以为他之前是装病呢。

“咳咳,咳咳……”父亲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整个人的精神一下就萎靡了下来。

此刻我也看出来,父亲刚才是在硬撑着。

“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这样啊。”

父亲勉强抬起胳膊,指了指柜子,妹妹快步跑过去,从柜子上拿出了一个破布包。

“拆……拆开看看。”

我没有多想,赶紧拆开了这个破布包。

里面是一本用油皮纸包着的书和一块玉玺。

“爸,这是?”

“这书是咱们家祖传的《觅龙诀》,玉玺是摸金符……”父亲断断续续的讲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