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父命垂危(1 / 2)

我叫王旭东,今天是我从南山大学毕业的日子,可是没想到也就是在今天我的生活彻底发生了改变……

拿上毕业证,我甚至连毕业照都没有拍就坐上了公交车,想第一时间把毕业的喜悦分享给父亲和妹妹。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回到家中,看到的却是父亲瘫坐在轮椅上,消瘦的身体已经脱了形。

“爸!你!?”

“哥,爸知道你马上毕业,怕影响你最后的考试,不让我告诉你这件事情……”说着妹妹哽咽了起来。

父亲是看阴阳的,我从小跟在他的身边,也学到了不少。

此时父亲的命宫暗淡无比,好像随时要离开人世一般,我怎么也想不到那健硕的父亲能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变成这样。

“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的眼泪也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咳咳……”父亲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我赶紧上前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

“小……小东,爸,爸爸恐怕时日不多……了,你……咳咳。”剧烈的咳嗽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看着父亲就连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我哭的更厉害了。

父亲用尽力气将手放在我的脸上,手指轻轻的擦拭着我的眼泪,喘着粗气道:“小东,呼,人都有命数,以以后这个家就靠你了。”

人确实有命数,可是放在我的身上,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爸,你什么也别说了,我这就带你到医院去。”

“哥,我已经带着爸爸去过市里的医院了,他们说,他们说……”

我激动地问道:“他们说什么啊?”

“他们说爸身体里的好多器官都衰竭了,治不好了,只能住院维持现状,可是咱们家里的钱不够。”

我知道在神都有很多顶级的军医院和三甲医院,他们的医疗水平可不是市里能比的,市里治不好的病在神都这些医院一定有办法治疗,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只要有了钱,就能到神都给父亲治病。

可是自己刚毕业,去哪里弄这么多钱呢?

我不由得发起了愁,正在这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人。

我擦了擦眼泪匆匆起身从抽屉里面找到了一张名片,跟着看向了妹妹。

“雅梦,爸爸就交给你照顾了,我出去一段时间,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

市区万寿路的一处临街四合院里。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扇子,正躺在摇椅上悠闲的晒着太阳,看着走进院中的我,愣了一下。

“小子,你找谁啊?”

“我找你。”我答道。

中年男人撇了我一眼,狐疑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找我?”

眼前这个男人叫秦云浩,之前来过我家里几次想让父亲帮什么忙,只不过每次父亲都拒绝了他,就算如此他每次走的时候还会留下一万块钱,出手很是阔绰。

所以需要钱的时候,我一下就想到了他,或许他能够帮上忙。

我跟着简单介绍起了父亲的事情,话还没有说完,秦云浩已经坐起身来,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没等我说完就打断了我的话。

“没想到王先生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情,这个忙我可以帮你,不过不能白帮,你也需要帮我的忙。”

“什么忙?”我不假思索的问道。

“小哥,忙倒是不难,只不过我想问问你跟你父亲学到了多少?”

我明白,他想知道的自然是父亲会的那些。

“三四成吧。”我倒也没有胡说,毕竟这种事情如果出了岔子到时候自己一毛钱得不到,还浪费时间赚钱给父亲看病。

我话音一落,秦云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够了,三四成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