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不被纠缠(1 / 2)

“别废话,拿出来就是了。”甄楚恬催促一句,面上很有把握。

她抓到正在蠕动的豆虫,摊开放在众人面前。

雪英顿时发出两声嘲笑:“大小姐这是逗我们玩呢?这分明是豆虫!”

“那有人想试试吗?”

甄楚恬缓步走到一个家丁面前,迅速把豆虫塞进他衣领里,两指捏着极细小的银针,在家丁身上扎了一下。

家丁还未来得及挣扎,就两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才刚钻到心脏上就受不了了,真是没本事。”甄楚恬撇嘴,抬头看着几人:“还有谁想试试?”

众人都没想到家丁会突然晕死过去,这下觉着是豆虫的人也深信不疑了。

他们俱都撒开,生怕下一个死的人是自己。

“雪英姑娘,还有小翠屏,你们方才蹦哒的最欢,不如你们尝尝这蛊虫的滋味?”甄楚恬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渐渐逼近两人。

两人俱都咽了咽口水,没等她完全靠近,就害怕的转身跑出了院子。

为首的人都吓得屁滚尿流了,十几个家丁哪里敢耽在这里,一窝蜂全都冲出了荷花馆原本喧闹的院子瞬间安静下来,只有躺在地上的家丁显得格外弱小可怜。

小玲谨慎的上前两步,小姐,你真用蛊虫杀死了这个家丁吗?”

“当然不是,那就是豆虫。”甄楚恬打了个哈欠,揪住家丁的衣领,把虫子掏出来。

幸好系统的空间自带孕育能力,可以让豆虫在里头平安的长大,吃得绿绿胖胖的。

佩儿松了口气:“那他怎么会晕过去?”

“我在他身上动了手脚,再过两个时辰就会醒来,你们把他送走,别让大院里的人看见甄楚恬托着豆虫,用手指轻轻戳着它的身子:“小虫子,你可真给我争气,老老实实的待在衣裳里面没爬出来,不然可就露馅了。”

她并不像表面上这样镇定,一直在担心豆虫从家丁衣领里爬出来,那场面可就危险又尴尬了。

系统:“您可真会玩。”

“过奖。”

“把豆虫放回来。”

“遵命,豆虫妈妈。”

一场风波就这么过去,无论唐梅花母女俩疼成什么样,都没有人敢过来要解药了。

两日过后,院门被人推开了一条缝。

甄楚恬正在院里晒太阳呢,那人进来的一瞬间就被她发现了:“呦,不怕死的来了。”

“大小姐。”雪英小心翼翼的挪进来,露出乖巧笑容,和前两日的样子截然不同。

一看她这副模样,甄楚恬就知道唐梅花打鬼主意了:“来干嘛的?如果我估摸得没错,她们已经不疼了。”

忍受那种蚀骨的滋味三天三夜,对唐梅花和甄月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吧。

这会她们要没有长记性,她就不姓甄!

雪英挤出笑容,讨好道:“是,大夫人已经好了,她仔细想想二小姐对你做的事,觉着很对不起你。”

甄楚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大夫人觉着很对不起我?你在开玩笑吧!”

“真的,大夫人想请你去正院一趙,当年给你赔礼道歉。”雪英连忙点头,生怕她不相信甄楚恬眯起双眸,只觉这其中有诈。

“哪里有这么赔礼道歉的,既然大夫人有诚意,应该亲自带着二小姐来到此处,大小姐亲自过去是何道理?”佩儿当即反驳,觉着她们没安好心。

雪英笑得越发勉强了:“不是大夫人不来,这丞相府百来下人,总不能让他们看着当家主母来到小姐院里低头认错吧?大小姐,你好歹给大夫人留点脸面。”

听了这番话,甄楚恬还是有点怀疑。

她可不相信唐梅花会幡然悔悟,就算现下不疼了,想想这几日的折磨,应当恨不得杀了她才对。

不过蛊虫的事闹大之后,她在丞相府已经没有人敢制衡了,唐梅花不会故意把她叫过去整治。

思及此,甄楚恬点点头,勉为其难道:“既然母亲这么要脸面,我亲自过去也未尝不可。”

“小姐.....

佩儿有些担心,刚想要说什么,就被她一个眼神制止了。

这母女俩被折磨到这个份上还不死心,不知道又有什么新花样了,去看看也无妨。

几人来到正堂,还未进去就闻到了茶香,唐梅花这几日被折磨的头发都白了几缕,甄月更是面色憔悴,感觉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看她们如此惨兮兮,甄楚恬憋不住想笑,却又强行忍住了:“母亲亲自斟茶,真是我的荣幸。

“楚恬,你终于来了。”唐梅花扬起和善的笑容,神色中没有半点怨气:“过来坐。”

甄楚恬特地在甄月对面坐下,托着脸认真打量:“妹妹,你这瘦得很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疼的,不过这都是我的报应,我不该对姐姐下毒手。”甄月抿唇,小声说出这话。

看她们都老老实实的,甄楚恬只觉心中畅快。

要是这母女俩一开始就如此听话该多好,省得她费尽心思的出手对付了。

思及此,她漫不经心道:“你们不是要赔罪道歉吧?赔一个看看。”

话音刚落,唐梅花的脸色就变了。